2024-04-25

文|连线Insight 方亦

编辑|陈锋

2023年以来,随着消费市场逐渐回暖,国内新茶饮市场竞争再度变得异常激烈起来。

连线Insight观察到,仅在上半年,茶饮市场就出现了两个明显趋势:

在资本市场层面,各家都在抢跑争上市;在业务扩张层面,加盟制成了玩家们的共同选择。

一方面,据彭博社报道,至少有6家国内新茶饮品牌正在中国香港和美国排队IPO,包括蜜雪冰城、茶百道、购的蜜、霸王茶姬及新时沏,以及最近曝出消息的沪上阿姨。

沪上阿姨门店,图源沪上阿姨官微

这其中,茶百道、购的蜜、新时沏及沪上阿姨已锁定在港上市;霸王茶姬与美国银行和花旗合作,探讨潜在的美国IPO之路;最早传出上市消息的蜜雪冰城,则是计划A股“赶考”。

很快,各家给出了回应,古茗、沪上阿姨和蜜雪冰城表示“不予置评”,霸王茶姬则回应“目前没有任何明确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计划”。

上市潮来临的背后,是竞争越加白热化的赛道,下半场的竞争点依然是扩张和性价比,因此上市募资,能够筹集更多弹药冲刺突围。

另一方面,自从蜜雪冰城以加盟模式和高性价比突围后,加盟就成为新茶饮玩家跃跃欲试的模式。近半年来,包括喜茶、奈雪的茶等头部品牌先后选择放开加盟。目前,市面上的高端茶饮品牌,仅剩下茶颜悦色一家还在坚持自营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已经达成规模化的品牌赶着上市,还是曾经的行业巨头放下身段,试图通过加盟方式新开门店、增加营收、优化收入结构,这两种方式都透露出品牌做大做强的野心——前者瞄准的是资本层面的“做大”,后者则将重点放在规模和收入结构的“做大”上。

只不过,上市和加盟,真的能成为新茶饮玩家的两贴灵药吗?

01 竞争白热化,新茶饮上市潮要来了?

今年上半年以来,新茶饮市场轰轰烈烈上市消息扑面而来。

首先是因融资消息引发关注的茶百道。6月初,投资界曾独家报道,茶百道拿下了由兰馨亚洲领投,多家知名投资机构跟投的新一轮融资。同一时间,市场上也传出了茶百道正在同步赴港上市的消息。

茶百道成立于2008年,是最近五年里新茶饮市场的“黑马”。最初几年,其品牌加盟一直不温不火,用了10余年才将门店拓展至上百家。直至五年前,茶百道一改往日温和形象,开启了凶猛的扩张攻势。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3年传出上市消息时,其已在全国开出7000家门店,覆盖全国大部分城市,估值近200亿元。

茶百道门店 ,图源茶百道官微

此后,上市消息由新茶饮品牌古茗接力。路透社旗下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爆料称,古茗选择高盛和瑞银跟进港股上市事宜,预计明年初上市,计划募集资金约3亿美元。事实上,这并非古茗第一次传出上市消息,早在2021年8月,古茗曾被曝出过IPO计划,当时古茗的回应是“没有上市计划”。

最近的新茶饮品牌上市消息,来自沪上阿姨。7月24日,财联社曝出沪上阿姨准备香港上市,预计今年年底递交招股书,中信证券和海通国际将共同帮其安排和跟进。和前两家茶饮品牌一样,沪上阿姨对外的回应是“不予置评”。

明确表态没有上市计划的,是在全国已经扩张了两千多家门店的霸王茶姬。

而来自江浙一带的新时沏被爆出上市消息时,已经激不起什么水花。

“今年市场已经被新茶饮接二连三的上市消息轰炸了,后面再有品牌传出来(上市消息),大家的新鲜感和关注度就降下来了。”行业人士吴超告诉连线Insight。

他同时说道,“毕竟上市不是公司发展的终点,而是业务和财务表现的新起点。”

如今,蜜雪冰城的上市计划还未完成,奈雪的茶在上市后财务表现惨淡,“外界对于新茶饮品牌上市的期待有点像看当初的生鲜电商,看起来很火,但就怕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让外界失望。”在吴超看来,上市可能源于品牌持续扩张的计划,也可能是前期资本有退出需求。

奈雪的茶,图源奈雪的茶官微

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新茶饮赛道已经进入到竞争白热化的红海阶段,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二三线城市的下沉区域,市场都已日渐饱和,普遍进入到存量时代,对茶饮品牌而言,除了产品创新、营销玩法和价格战之外,考验品牌的更是现金流。

如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今年以来,茶饮品牌都在抢着上市,同时步调一致地选择了开放加盟制——通过IPO获得更多筹资渠道,进一步满足品牌扩张所需的资金支持、通过加盟制降低运营压力,加速盈利进程。

02 新茶饮品牌,解困还得靠加盟?

无论茶饮品牌选择在美股、A股还是港股上市,影响投资者对公司价值评估的一个关键要素,是公司基本面的好坏。

从这一层面来看,国内茶饮市场的“基本面”真的足够好吗?答案是不一定。

以新茶饮上市第一股奈雪的茶为例。其财报显示,2022年,该公司经调整净亏损为4.61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45亿元;门店经营利润4.7亿元,较2021年下降约20.6%;门店经营利润率为11.8%,较2021年下降约2.7个百分点。集团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净额由2021年的5.06亿元下降约39.4%至2022年的3.07亿元。

奈雪面临的难点远不只这些。从财报数据来看,奈雪客单价等关键指标也呈现出下滑态势。奈雪门店每笔订单平均销售价值为34.3元,2021年该指标为41.6元;同期,每间茶饮店平均每日订单量为348.2单,2021年该指标为416.7单。

对于业绩大幅下滑,奈雪在公告中直言,包括现制茶饮行业在内的线下消费行业在2022年面临着巨大挑战。在其看来,疫情反复对企业运营造成干扰,而相对高的经营杠杆,对盈利能力造成了冲击。此外,受宏观环境影响,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和意愿有所减弱。

尽管经营情况不佳,奈雪开店扩张的步伐却从未停下。早在今年3月份的业绩会上,奈雪的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赵林就表示,计划在2023年开店600家,这也是品牌创始以来最大规模的拓店计划。

但上半年这一计划并不顺利,奈雪上半年净增了126家门店,距离新开600家门店的计划相差甚远。

奈雪的茶,图源奈雪的茶官微

对此,奈雪给出的解决方法,是开放加盟。事实上早在年初,2022年底被奈雪的茶收购的乐乐茶宣布开放加盟时,市场上就有观点指出,奈雪在为开放加盟试水。

值得注意的是,奈雪选择开放加盟模式,原因除了进一步拓店之外,还在于,要缓解直营店模式下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压力,尽早实现盈利。

2022年,奈雪的材料和员工成本从2018年的7.24亿元攀升至2022年的27.28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在60%以上。

“国内餐饮企业的加盟制度并非什么新模式,反而是被验证了盈利可能极大的成功经验。比如杨国福麻辣烫,就是靠加盟商来优化收入模式的。”一位餐饮连锁的创业者对连线Insight如此说道。

这一点,在新茶饮品牌蜜雪冰城身上有比较直观的体现。2022年9月,蜜雪冰城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期),蜜雪冰城依次实现营业收入约25.66亿元、46.80亿元、103.51亿元、24.34亿元;2020年、2021年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82.38%、121.18%。同期,其扣非归母净利润依次约为4.38亿元、8.96亿元、18.45亿元、3.76亿元。

作为为数不多能盈利的茶饮企业,蜜雪冰城的主要营收并非来自茶饮销售,而是加盟销售收入。报告期内各期,加盟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超过96%。

蜜雪冰城,图源蜜雪冰城官微

虽然加盟模式会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产品质量和品牌调性,但对于急需扭亏的新茶饮品牌而言,这无疑是一剂能迅速治愈亏损病的“灵药”。

2022年11月,喜茶官宣加盟制度以来后,窄门餐饮数据显示,喜茶今年3-5月间新增了278家门店,大多数在三四五线城市。近期,喜茶官宣了门店突破2000家的消息。

随着新茶饮品牌先后开放加盟政策,在下沉市场,一条步行街上甚至出现2-3家同一品牌的门店。普通街区的十字路口,甚至也出现了两家门店遥遥相望之势。

拥挤的茶饮市场,无论是巨头还是新品牌,都不能够掉以轻心,毕竟竞争对手不只是茶饮品牌,还有更卷的咖啡品牌。

03 新茶饮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无论是冲上市,还是开放加盟,这两大趋势背后,新茶饮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数据显示,我国新茶饮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422亿增长至2021年的100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在20%以上。这一过程中,各茶饮品牌都在一路狂奔,经历了从粗放式发展到精细化运营的转变,赛道竞争更加激烈。

进入2022年后,新茶饮市场整体增速放缓。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2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新式茶饮市场份额约为1040亿元,较2021年微增3.7%。

在融资方面,红餐大数据显示,2021年茶饮品类共披露了30起融资事件,披露的融资总金额超过125亿元。但到了2022年,茶饮赛道共披露了26起融资事件,披露的融资总金额超过45亿元,与2021年相比缩减了三分之二。

面对这样的市场行情,赛道选手们开始了降价格、扩品类的持续内卷。

以奈雪为例,以往动辄三四十元的茶饮品类,早已调至20元以下,不少推出的新品更是在15元左右。喜茶也延续了相似的风格,早在2022年初,其价格带已下移至20元左右,一些新品也在15元或18元左右。按照喜茶的说法,降价主要是由于其供应链日趋成熟后带来了成本下降。

无论是因何原因降价,都使得降价后的新茶饮品牌开始亲民起来,在某种程度上,降价策略,也为茶饮品牌们开放加盟,打下了基础。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品牌开放加盟制,茶饮赛道在接下来除了会进一步陷入到规模和扩张速度的内卷之外,加盟制模式本身的痛点,也会成为茶饮品牌的一道难题。

一方面,头部茶饮品牌动辄大几十万、近百万的加盟成本,能否让下沉市场的加盟商获得收入回报,这一点目前还没有答案,仍需要时间来验证。

另一方面,加盟模式带来的更大隐患在于“食品安全”层面。如加盟制使得蜜雪冰城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其所带来的弊病也日益显现,品牌对众多加盟门店的监管难度也会与日俱增。

此外,新茶饮品牌还需要同时面对咖啡赛道的挤压。与新茶饮赛道锐减的热度相比,资本市场似乎对咖啡赛道的热情更高。

据赢商网不完全统计,2022年茶饮及咖啡赛道发生的融资事件分别为35起和29起,茶饮品牌险胜。但到了2023年一季度,茶饮赛道融资仅9起,咖啡赛道融资则高达14起。这种超越之势也给了新茶饮品牌无形的压力。

事实上,咖啡赛道之所以能吸引资本注意,除了拥有和新茶饮近乎完备的商业转化路径外,更因为咖啡行业的市场规模正进入快速增长期。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咖啡行业市场规模达到3817亿元,2022年预计达4856亿元,2025年将达到万亿元量级。

正所谓“打不过就加入”,咖啡赛道的崛起自然被新茶饮品牌们看在眼里。近两年来,头部品牌喜茶、奈雪,中腰部品牌书亦烧仙草等先后以投资入股形式入局咖啡赛道;蜜雪冰城、茶颜悦色则直接孵化出全新咖啡子品牌“幸运咖”“鸳央咖啡”;营收规模不如头部品牌的CoCo、古茗等,也通过新增咖啡品类的方式,试图赶上咖啡消费的新风口。

种种迹象表明,新茶饮品牌热闹的背后,实质是成本压力高、盈利难的局面。

在降价和拓品类的内卷中,新茶饮品牌的优胜劣汰还在进行,各个玩家都在寻求新解法,目前来看,无论是开放加盟还是冲刺上市,都只是行业内卷的新起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华体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