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4-25

界面新闻| 匡达

文|新熵 白芨

编辑丨月见

曾以新潮、网红著称的新茶饮行业,正在整体涌向二级市场,寻找新的生存空间。

据彭博社7月24日报道,至少有6家国内新茶饮品牌正在寻求上市,目标市场是港股市场和美股市场,其中包括蜜雪冰城、沪上阿姨、茶百道、霸王茶姬、古茗茶饮和新时沏。

在此之前,新茶饮的理想上市地点曾是A股,去年9月,蜜雪冰城的深交所主板IPO招股书公开披露,蜜雪冰城寻求募集65亿资金,分别用于食品加工生产建设、仓储物流项目建设、营销体系及数字化项目等用途。但在今年年初的网传消息显示,蜜雪冰城的深交所上市进程已经撤销,原因可能是证监会对A股主板IPO申报的行业限制。

如今,新茶饮上市潮卷土重来,各大品牌纷纷出手,争夺这场“大逃杀”游戏的终场门票。

01、IPO是新茶饮整合期的保命门票?

上市有利有弊。对消费品牌来说,上市意味着更高的公众知名度,更宽阔的融资渠道和套现空间,为持股投资机构提供套现离场条件,将未上市的竞争品牌甩开一个身位。同时,上市也意味着将财务状况向社会公开接受监督,并需要为维持上市公司地位支付更高的成本。

2021年末,曾有头部新茶饮品牌人士对「新熵」表示,品牌不急于上市——上市无非融资套现,现在自家品牌现金流充足,单店盈利不愁,一级市场融资不愁,现有扩张需求完全可以应付。

时隔一年半,新茶饮行业的态度,正在从“上不上市都行”,转向“再不上市就晚了”。究其原因,一级市场对新茶饮的“爱情转移”影响很大。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从2022年到今年一季度,新茶饮行业的融资事件共计29次,其中17次为天使轮融资。从融资规模看,2021年新茶饮拿到了超30笔融资,超140亿元的融资规模,到了2022年,行业只拿到26笔融资,规模45亿元。

从2022年开始,新茶饮行业明显加强了市场竞争力度。以喜茶“告别30元”和全面放开加盟为标志,行业进入持续不断的价格战、加盟战。对投资人来说,新冠疫情的影响当时仍在持续,成熟品牌陷入内卷,竞争强度空前增大。投资一个几千家门店的成熟新茶饮品牌变得“不再性感”,投资初创品牌由于试错成本低,反而值得一试。

这样的趋势延续至今,成熟的新茶饮品牌在一级市场似乎陷入“集体失声”。

此次冲击上市的六家新茶饮品牌中,有三家的融资记录停留在2021年,古茗的上一次融资还是在2020年,新时沏则没有融资记录,茶百道是其中一个特例,在今年6月,茶百道拿到了兰馨亚洲领投、中金资本等机构跟投的10亿人民币战略融资,投后估值约为180亿元。

投资机构这边哑火,并购成为一线茶饮品牌的主题。2021年,喜茶并购了两个饮品品牌王柠和野萃山,去年奈雪并购了乐乐茶,书亦烧仙草并购了DOC咖啡。通过并购和放开加盟,头部品牌正在加速抢占市场份额。

所有玩家都清楚,新茶饮的整合期已经来临,必须抓住时机扩张,才能在未来的新茶饮市场生存下去。

02、扎堆上市,谁是最有潜力的“主攻手”?

在这次新茶饮上市潮里,不同玩家的所处梯队也不一样,其战略重心也不同。

门店数直接展现了这些品牌的实力。根据窄门餐眼数据显示,截至7月27日,蜜雪冰城门店数为24536家,古茗为7678家,沪上阿姨为6831家,茶百道为6753家,霸王茶姬1803家,新时沏729家。

在十元以下的低端新茶饮市场,蜜雪冰城是毫无疑问的第一梯队品牌,超两万家门店让蜜雪冰城在同赛道看不到对手。而蜜雪冰城冲击上市,目的是扩大规模优势,夯实领先地位,具体手段是扩产能、扩品牌、扩市场。

根据招股书披露,蜜雪冰城预计划通过上市募资65亿元,其中大部分用于食材原料的产能、物流建设。其旗下的大咖食品预计在海南定安、河南焦作、重庆潼南等地区建设加工工厂,投资总额超过26亿元。仅定安县食品加工项目一项,总投资就达到10亿元。

在品牌端,蜜雪冰城选择让幸运咖、极拉图开拓更多市场。在海外,蜜雪冰城正在开拓东南亚等市场,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2 年 3 月末,蜜雪冰城在印尼、越南已分别开设了 317 家、249 家门店。在疫情影响淡化后,雪王的开店速度还将增长。

在10到20元的中端新茶饮赛道,市场竞争最为激烈,古茗、沪上阿姨、茶百道均处在这一赛道的第一梯队。同梯队还有不少实力雄厚,但尚未准备上市的品牌,比如书亦烧仙草、COCO都可、益禾堂和一点点。

中端赛道的制胜关键是通过加速布局加盟店的方式,冲击一万家门店。古茗、沪上阿姨都在今年喊出新增3000家门店,向万店目标进发。茶百道虽然没有公开喊话杀向万店,但作为今年唯一拿到一级市场融资的头部品牌,就算为了兑现业绩承诺,茶百道也必须加速开店。

加速开店,不仅是寻找更多加盟商,也意味着走出舒适区,把战火引向对手的根据地,只有这样,新茶饮品牌才能避免同品牌门店内耗,做大蛋糕。

从全国门店的布局分布来看,茶百道的门店集中在北方,古茗门店集中在东南沿海,窄门餐眼数据显示,古茗现有全国7678家门店中,仅浙江省就有1945家。今年的扩张计划里,古茗预计重点向山东、广西、贵州、安徽四省进攻,先从低线城市攻起。而其中的山东、安徽都是沪上阿姨“重兵把守”的“重镇”,古茗相当于打响了对沪上阿姨的攻城战。

而为了争夺加盟商,中端茶饮品牌可谓抢破了头。

例如,沪上阿姨在宣传中喊出:“技术我们教,装修设计我们包。”古茗在去年对加盟商放出了两大杀招,延期交加盟费,关店损失兜底。具体来说,古茗加盟商可以推迟缴纳品牌合作费和运营服务费一年,合计近五万元;正常经营情况下,加盟商在一年内闭店的,古茗退还全部加盟合作费,合计近10万元。

霸王茶姬则是中端新茶饮第一梯队的冲击者,当前1804家门店主要分布在西南地区,向中原腹地的进军才刚刚展开。对霸王茶姬来说,当前的战略重心仍然是破圈,从地域品牌向全国品牌迈进。同样需要破圈的还有新时沏,这家品牌的近九成门店集中在浙江省,有用户表示,新时沏在浙江的知名度较高。但在全国范围内,无论品牌还是产品,新时沏都缺少叫板一线品牌的底气。

整体来看,新茶饮集中上市的目的是融资,融资的目的是破圈。正如解放战争中著名的“深入敌占区作战”战略,各品牌都在寻求跳出腹地,建立“敌后根据地”。过去泾渭分明的新茶饮品牌势力范围分布,将在这一轮扩张大潮中瓦解,留给新茶饮“猥琐发育”的市场越来越少,在所有的战场上,品牌与品牌都在短兵相接。

03、新茶饮扎堆上市,“加盟之战”的序章

当然,不是所有第一梯队品牌,都加入了这场上市潮。

在中端市场,书亦烧仙草的门店数有6874家,COCO都可是4519家,益禾堂有4289家,一点点有3320家,这些品牌的规模、成熟度都足以参加此次IPO抢跑赛。不参加的原因很可能如前文所述——不缺钱,也不急用钱。比如,书亦烧仙草就在去年拿到了超6亿元战略融资。

那么,抢跑上市到底是不是新茶饮品牌当前的必选项?

关键要看品牌的战略目标。

如果判断新茶饮正在关键的行业整合期,上市将获得资金层面的优势,那么上市就是必选项。如前文所述,几乎所有预备IPO的新茶饮品牌,都是融资和破圈式扩张同步进行,融资将为扩张提供资金储备。大家都想把战火烧向竞争品牌的根据地,那么资金支持就是必须的。

尽管这些品牌的门店扩张方式均是相对较轻的加盟模式,但是仓储基地,冷链物流,这些基础设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不少品牌有自己的地域局限性,省内称大王,省外打不动,原因主要是供应链过不去。在全国主要消费区域保障水果、饮料原浆、茶叶、设备等产品有条不紊的运输,有这样能力的品牌并不多。

如果做到蜜雪冰城的规模,到了自建原料产能的阶段,所需的资金规模则更大。今年6月,蜜雪冰城的亚洲总部开园,这里将承担品牌在中国西南地区、东南亚、南亚市场的食品原料、物流运输、运营管理等功能。仅这一个项目,总投资额就高达50亿元。

而这已经超过了不少中小茶饮品牌的总估值。

更何况,在新的地区开店,那么首批样板门店的业绩必须要拿得出手,这又需要一笔资金和一支团队为当地加盟商提供运营支持。

你的样板店在外卖平台数据能不能对齐本地霸主品牌?门店的上座率如何?坪效有无优势?有没有日常爆单的主力产品?主要原料供应是否及时?这些都是加盟商考量品牌的重要参数,很多时候,这些参数要比加盟费用更加重要,因为样板店数据可以直接证明,一个品牌有没有能力在一个地区扎根。

对急于上市的品牌来说,中国核心城市正在被奶茶店填满,留给后来者的蛋糕越来越小,大家的产品差异并不大,模仿门槛也不高,拼的就是谁跑的更快,开店更多。想要不被对手淘汰,就必须更激进地借助外力完成增长。只有这样,品牌才能用更多数字化手段替代人工成本,用更大的采购规模降低原料成本,用更强的品牌(也就是更多的门店)优势吸引加盟商。

更何况,当前是新茶饮的疫情后复苏阶段,对比去年,今年各品牌的业绩将有不小的提升,这也有利于上市后,用回暖的财务数据换一个好估值。

至于再往后的竞争,则需要市场来给出答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喜茶324返乡青年爆买喜茶和奈雪,销冠门店都在小城4天前喜茶:突破3200家店,门店规模增长行业最快1个月前-华体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