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22

文|投资界-天天IPO杨文静

2024,新茶饮正排队IPO。

据彭博报道,茶颜悦色已经选定中金公司和摩根士丹利负责香港IPO事宜,最早可能在2024年进行香港IPO,预计募集资金数亿美元。这已是半年内茶颜悦色第三次被传将要 IPO了。

时间回到2013年的冬天,彼时35岁的吕良和妻子孙翠英在长沙五一商圈解放西路开出一间30平米的小店,第一家茶颜悦色开张。截至2023年10月,茶颜悦色门店已经超过500家。

一个月前,茶颜悦色母公司湖南茶悦文化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新增股东Rose Xanadu HK Limited,该股东为注册地在香港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一度被外界解读为赴港上市做准备。

夫妻创业,长沙将走出一个网红IPO

这是一对长沙夫妻联手创业的故事。1978年出生,创始人吕良是个地地道道的长沙人,早年间曾从事广告策划行业。

2008年,吕良离职创业。夫妻俩先后开过广告公司、卖过爆米花、开过卤味店、加盟了奶茶店,但都一一失败了。直到最后一段创业经历让吕良来了兴趣,他想开一家有自己风格特色的茶饮店。

彼时,台湾奶茶已经在长沙五一商圈的年轻人中流行,吕良打算从差异化入手,以纯茶加纯牛奶的方式做奶茶,于是从淘宝上买来各类茶品和牛奶,夫妻二人自己在家调配。前后筹备一年多,广告出身的吕良还为新品牌画出一个古典仕女logo。

(图片来源:茶颜悦色官网)

2013年冬天,长沙五一商圈解放西路,第一家茶颜悦色开张。那一年,吕良和孙翠英或许不会想到,这家不到30平米的门店会掀起一股风潮。

不同于当时任何一家奶茶店,茶颜悦色在品牌设计上主打中国风,主推的幽兰拿铁与声声乌龙口味清淡独特。凭借一系列特立独行的风格,茶颜悦色在竞争激烈的长沙找到了一席之地。

几年后,古典仕女logo门店成为这座城市的特有“地标”。毫不夸张地说,凡是到长沙旅游的年轻人,几乎人手一杯茶颜悦色。

很快,投资人也来了。2018年,茶颜悦色获得来自天图投资的天使轮融资,开始大规模在五一商圈和全市范围内开店。此后接连拿下顺为资本、源码资本、元生资本、五源资本等知名机构的融资。

尽管开店速度加快,但茶颜悦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走出长沙。如果一家店总是排队时间长,茶颜悦色就会在旁边开另一家店分流。久而久之,五一商圈周边就有了“十步一茶颜”的局面。

2020年冬天,茶颜悦色在武汉开出首家门店。当天,武汉迎来最拥挤客流,排队长达上千米,即便店员提前准备好“排队8小时”的牌子,仍然低估了排队时长。

这是茶颜悦色第一次走出湖南。此后,茶颜悦色陆续在岳阳、衡阳、湘潭、重庆、南京、无锡、张家界、益阳等多地开店,排队盛况依然。而在茶颜悦色首次进入武汉、深圳等地时,曾有报道称,一杯15元的声声乌龙一度被黄牛炒到了500元。不过,排队和黄牛炒作曾屡屡遭到质疑,茶颜悦色引以为傲的走心文案也多次“翻车”。

截至2023年10月,茶颜悦色门店已经超过500家,悄然走到了十字路口。

新茶饮为何集体IPO

放眼望去,港交所挤满了排队的奶茶公司。

仅2024年前3个月,就已经有三家新茶饮品牌提交招股书。在已经提交招股书和已有IPO传闻的几家新茶饮中,迅速融资、加盟扩张、将门店拓展至全国乃至全球是显而易见的战略,这也最符合新消费品牌的发展路径。而茶颜悦色成立10年,至今拒绝加盟,仅有的500多家直营店多集中在长沙及其周边,具有极强的地域色彩。

据悉,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潘攀曾多次提出希望茶颜悦色开店能再快、再广一点,开到一线城市去,但两位创始人有不同见解。吕良曾经在公开场合多次提到,茶颜悦色的扩张速度比不过别人,但希望能活得久一些。

投资界多次分析过新茶饮扎堆IPO的原因。一方面,几家品牌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需要向下一阶段迈进。大家全力竞赛“万店目标”,而早日进入二级市场,快速拿到资金、获得影响力,才能继续进行下一轮扩张。

另一方面,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市场虽然庞大,但国内新茶饮品牌众多,还有咖啡、纯茶等即时饮品分割市场,此前的头部新茶饮品牌——喜茶与奈雪的茶纷纷宣布降价,肉眼可见在迅速下沉,整个行业正在往中腰部挤压。

一场战争迫在眉睫,偏安一隅的茶颜悦色也不能免俗。此前吕良曾多次表示不急着扩张,但近年来,茶颜悦色不仅开始尝试走出湖南,还推出了咖啡和柠檬茶等衍生品类。或许,未来开放加盟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活下去,就要加入竞争。新茶饮不断抢占市场,投资方需要及时退出,茶颜悦色不得不走出舒适区,向着其他茶饮品牌的路线前进。

“行业发展到这个阶段,接下来可拼的只有资本。”某知名投资人分析,“这时候如果不尽快上市拿到资本,就会落于人后。任何一家品牌都是如此,一旦竞争对手拿到了钱,开始更快地扩张,就会让你陷入很尴尬的境地。”

1000万长沙人,撑起一座“新消费之都”

伫立长沙街头,除了十米一家的茶颜悦色,还挤满了大大小小的新消费项目。

最具特色的就是长沙超级IP文和友。2011年,文宾揣着5000元启动资金在长沙坡子街支起路边摊,这就是文和友最初的模样。生意越做越好,文宾开始拓展品类,并在2018年原地打造出一个80年代的长沙老街区,超级文和友由此诞生。

还有咖啡界的“三顿半”。2015 年成立于长沙,三顿半主打的小杯装冻干咖啡一时间风靡社交网络。尽管创始人吴骏较为低调,身后却集结了红杉中国、IDG资本、天图投资、纪源资本、峰瑞资本等一众知名机构。直到2021年6月完成最后一轮融资时,三顿半的估值已经达到了45亿人民币。

2017年,长沙人晏周创立了零食很忙。这是一家专注于零食集合店品牌,自2021年开启全国化布局开始,零食很忙一路开出2000多家门店。2023年底,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战略合并,接着拿下好想你和盐津铺子控股10.5亿元的投资,估值超100亿人民币。

为创投圈熟知的,还有中式烘焙连锁店“墨茉点心局”、手打柠檬茶饮品牌“柠季”、以及曾估值近500亿的兴盛优选、臭豆腐品牌黑色经典、新中式面点欢喜烧卖、餐饮品牌火宫殿、新鲜果茶果呀呀、连锁摄影品牌盘子女人坊……长沙,悄然垒起一座新消费之城。

相比不少二线城市,长沙有着相对较低的房价,在一定程度上极大释放了消费需求;此外,以湖南广电为主的文娱基因也为文化消费暗暗造势;还有近年来迅速兴起的夜经济生活也红极一时。

当地人曾调侃,“如果长沙人手里只剩下十块钱,消费娱乐永远排第一!”在这样的城市氛围之下,一个接一个消费品牌从这里崛起,让长沙成为首屈一指的网红顶流。

2021年前后,新消费火热至极,长沙聚集了一群出差的投资人,一位消费VC朋友回忆,“那时候,每天就在长沙街头不停探店,随便出去转一圈都能遇到几个同行;还有人干脆订好酒店,搬过去一住就是小半年。”

如今多年过去,消费投资回归平静,一批有韧性的企业活了下来。尽管新消费繁华落幕,但长沙依旧热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华体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