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11

文|价值星球Planet 归去来

编辑|唐飞

今夏,新茶饮热度再起,这种热度不仅局限在新品和新口味上,更进一步传递到二级市场,整个行业正迎来“上市潮”。

继6月份茶百道完成由兰馨亚洲领投,正心谷资本、草根知本、中金资本、番茄资本跟投的新一轮融资后,市场上就传出茶百道正在同步筹备赴港股上市进程的消息。

除茶百道外,古茗选择高盛和瑞银安排推进香港IPO事宜,预计明年初上市,计划募集资金约3亿美元。目前古茗方面的回应是“不予置评”。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1年8月,当时古茗也曾被爆IPO计划。

另据相关媒体报道,沪上阿姨准备香港IPO,预计今年年底递交招股书,中信证券和海通国际将共同帮其推进。霸王茶姬也被曝出正在探讨赴美IPO,并与美国银行和花旗合作。此外,主打奶茶+炸鸡的新时沏,也是本次IPO的大军之一。更早之前,蜜雪冰城曾向A股递交招股书,但上市计划却一再被搁浅,目前仍未透露新的上市地点。

有消息人士称,这几家都明确的上市计划,而且在比拼谁的速度更快。至于新茶饮为何扎堆冲刺IPO,业内普遍认为得益于疫情防控政策优化调整后,消费市场稳步、持续恢复的助力。

图源:雪球

01 新茶饮竞争背后,看谁钱多

进入2023年,新茶饮行业竞争进入到白热化阶段,行业也在红海中厮杀。

一方面新茶饮行业技术壁垒低,市场准入门槛低,产品同质化严重。当市面上一家推出爆款新品时,其他品牌能在半个月内推出类似产品。为吸引更多的消费者,价格战就成为行业最常见的打法。

比如说,悸动烧仙草、书亦、沪上阿姨、茶百道、古茗目前的客单价均在13-16元之间,处在同一价格带。不仅如此,此前曾标榜高端新茶饮的奈雪和喜茶,早期价格动辄30元一杯起步。而如今不仅告别3字开头,还开始在抖音上推出“100元喝10杯喜茶”“9.9元奈雪配送到家”的团购。

图源:窄门餐眼小程序

另一方面,面对高线城市的密集开店潮,针对下沉市场的“争夺战”和“加盟战”也在打响。其中,乐乐茶推出“0.5倍乐乐茶+1.5倍其他茶”加盟店概念;书亦烧仙草则推出创业帮扶计划,提供1亿元帮扶加盟商;坚持自营多年的奈雪的茶,前段时间也放开加盟政策。

喜茶自去年下半年放开加盟政策后,据窄门餐饮数据,截止今年7月份门店已突破2121家,并且这些门店多以下沉市场为主。这意味着喜茶已经与茶百道、沪上阿姨、蜜雪冰城等开启在下沉市场的贴身肉搏。

图源:窄门餐眼小程序

“现在新茶饮的尴尬局面是,新品牌难扎根,低端品牌上探不易、高端市场赔钱赚吆喝。若行业一直这么卷下去,到最后大家都会没有利润,只有那些有足够资金的新茶饮企业才能生存下来,最终形成寡头竞争格局。”投资人李璐对我们说道。

除应对行业竞争需要大量资金外,新茶饮自身发展也需要更多资金支持。按照当前新茶饮拓店速度来看,若无意外今年下半年多家新茶饮品牌将进入到万店规模。但“万店”之下,产品的持续创新、爆品的持续打造、加盟商团队的管理和赋能均需更多资金投入。

图源:窄门餐眼小程序

更为重要的是,食品安全可以说是餐饮行业生存的底线。如何在万店下,把控食品安全、搭建出全程可溯源的、高效的、具备竞争力的供应链更是各家新茶饮品牌均需面对的问题。

面对大量的资金需求,上市融资不失为一个方向。然而“新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股价表现却并没有给出很好的表率,2021年6月30日奈雪的茶在港股上市当日,开盘价和IPO价分别报18.86港元/股和19.80港元/股,上市即破发。而到了今年6月30日,奈雪的茶收盘价为5.42港元/股,两年时间股价蒸发超72%。

奈雪在二级市场的股价表现糟糕,也让一级市场投资人对新茶饮赛道的融资开始谨慎。以2022年为例,新茶饮赛道共披露了26件融资事件,披露的融资总金额超过45亿元,这和2021年的融资金额相比有着明显差距。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不仅如此,当前国内头部新茶饮品牌背后的资本已陪跑数年,皆有退出的需求,自然希望所投资的新茶饮品牌加速上市,以便早日退出。

一系列现实问题下,新茶饮品牌只能通过上市来募集更多资金。否则一旦竞争对手抢先一步上市,便有了更多资金加速扩张,就会让自身陷入尴尬的境地中。

02 “科技”的概念并不好使

2022年蜜雪冰城原拟在深交所主板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4001万股,募集资金649559.19万元,用于生产建设类项目、仓储物流配套类项目、其他综合配套类项目、补充流动资金。但因蜜雪冰城的S2B2C模式,也导致蜜雪冰城的上市计划被搁浅。

所谓的“S2B2C”简单来说就是,蜜雪冰城并非一家新茶饮消费公司,而是一家供应链公司,这点从蜜雪冰城的招股书中也能得到侧面证实。

一方面,蜜雪冰城招股书中所提到的22000家门店中,直营店为73家,加盟店为21582家。另一方面,从2019年到2022年的前三个月,蜜雪冰城最大的营收入来源便是食材和包装材料的收入,在蜜雪冰城主营业务收入中分别占比86.2%、85.5%、87%和87.7%,几乎接近九成。

图源:蜜雪冰城招股书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S2B2C具有依靠集采降低成本、减少中间流通环节直面消费者等优势,但蜜雪冰城这种S2B2C模式放到资本市场上,也存在几大风险。

第一,这些经销商和加盟商有明确的利益驱动属性。简单理解就是“谁能赚钱我就跟谁”。而他们在不同的新茶饮品牌间“站队”的逻辑也很简单,谁赢我就帮谁。

但对于蜜雪冰城而说,若想实现供应链效能的最大化,只能通过更多的门店数量来实现,而这种密度又会反过来影响加盟商的收益。

比如,在国内很多的县城中,蜜雪冰城一街多店,一个县城中甚至有几十家门店。但门店数量的增加,必然导致加盟商利润的受损。若双方不可调和的结构性矛盾升级,这在冲击蜜雪冰城线下门店数量的同时,也让蜜雪冰城能否保持业绩的高增速充满未知。

第二,S2B2C模式下,很难让投资者对蜜雪冰城的真实业绩做出准确判断。比如,当蜜雪冰城要求加盟商以现款现货的模式订购物料时,蜜雪冰城就可以将采购货款计入公司营收。但对于这些物料的消耗数量、库存数量,外界并不可知,这也让蜜雪冰城真实的销售额成谜。

第三,S2B2C模式下抵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差。比如瑞幸咖啡虽在今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4.3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4.5%。但随着库迪咖啡门店数量的持续扩张,以及持续低价的攻击下,后续瑞幸能否保持业绩的高增长,也是目前市场普遍担心的问题。

事实上,瑞幸、库迪之争也是可能是新茶饮未来的一个走向。若其他新茶饮品牌为抢夺市场,将价格不断拉低,这将有可能冲击整个行业的利润率。

显然,蜜雪冰城的前车之鉴,也让急于上市的新茶饮们心存芥蒂。

03 市场变了,从增量向存量

事实上,不管新茶饮企业能否成功上市,但行业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已是不争的事实。

细化到企业来看,当一个行业逐渐从增量市场向存量市场转变后,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和博弈将更加激烈。

图源:中国连锁经营协会

以电商行业为例,伴随着当前互联网流量红利的退散,国内电商也告别此前的高增速时代。为在存量市场竞争生存下去,京东以低价抢夺拼多多五环外用户;抖音持续发力货架电商,试图弥补直播电商的不足;淘宝除发力直播电商对飙抖音外,也在加大对娱乐板块内容的拓展。

电商平台这些动作的背后,符合存量市场竞争下的最大特点——一人之失即他人所得。

图源:艾瑞咨询

回到新茶饮行业,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去,一方面新茶饮上市前也必须要修炼好内功,向市场证明在不依赖加盟模式下企业也能顺利找到盈利模式,并且这种盈利也具有可持续性,进而帮助企业顺利完成资金的募集。

另一方面抱团取暖、优势互补、互相融合也将成为新茶饮品牌抵抗风险的武器。从此前喜茶收购王柠和野萃山、奈雪收购乐乐茶来看,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兼并融合已有所显现,“1+1>2”成为所有企业追求的目标。

套用一句很多创始人在敲钟现场的发言“上市不是终点在,而是高质量发展新起点”。的确,上市并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药,而只是某些情况下的“特效药”,要想彻底解决企业面临的问题还需从企业内部着手。

据艾瑞咨询预测,2023-2025年新茶饮行业的市场规模增速分别为13.4%、6.4%、5.7%,这意味着未来整个行业的增速将逐渐下滑,但加入这条赛道的玩家却并没有减少。冲刺IPO之外,新茶饮确实需要在打破创新瓶颈、贴合消费需求上下功夫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茶百道制度环境不断完善,境外上市回暖1天前TOPBRAND | 叹茶观色获融资;茶百道登陆港交所;LVMH集团将举办艺术活动;雀巢任命新首席执行官3天前-华体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