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19

文|深眸财经 李不知

凭借“饭一天只吃三顿,奶茶一天不止三杯”的信念,资本对新茶饮的热情,随着盛夏的到来,亦有所苏醒。

近日,成立十五年的茶百道进行了首笔公开融资。据投资界报道,本轮融资金额近10亿,估值180亿,由兰馨亚洲领投。

这让已经沉寂已久的新茶饮赛道,再次沸腾。

2021年的时候,新茶饮经历过资本盛况。公开数据显示,当年行业融资数量超30笔,披露的融资金额创纪录地超过140亿元。

然而到了2022年,情况急转直下。新茶饮赛道融资事件仅26起,披露的融资总金额更是断崖式下跌,仅超过45亿元。

因此,茶百道这轮10亿融资,也是2023以来,新茶饮赛道的首笔大额融资。

随着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新茶饮玩家们也越来越需要依靠资本进行扩张。

同样,有了瑞幸资本狂飙之路的前车之鉴,即便门店突破2万家的蜜雪冰城和已经上市的奈雪的茶,都没有足够的安全感。

1.“万店”战争陷胶着

资本出手茶百道的逻辑很简单:新茶饮20-25元以上市场,喜茶、奈雪牢牢占据;10元以下用户群体,蜜雪冰城收割之势如破竹;唯有10-15元市场区间,还未出现绝对霸主,只剩茶百道、古茗、沪上阿姨、书亦烧仙草、CoCo都可等中腰部玩家你追我赶。

目前,根据窄门餐眼数据,截至6月3日,门店数目超过6000家的新茶饮品牌有古茗、书亦烧仙草、茶百道和沪上阿姨,门店数目分别为7401家、6852家、6739家和6527家。

也就是说,下一个万店品牌,很有可能从以上4家中诞生。

图源:茶百道官方微博

为什么一定要争夺万店?

正如消费领域“风投女王”徐新所言,当你喝咖啡的时候,想到星巴克和瑞幸,并不是因为他们咖啡最好喝,而是二者门店开得到处都是。

“密集开店,打的是品牌和规模效应,让20%的人天天看到你”。

因此,2023年,各家的万店之争愈加激烈。

有吴昕代言的奶茶品牌“茶炯”收割加盟费“跑路”、马伊琍代言的“茶芝兰”陷7亿奶茶加盟诈骗案、李维嘉代言的“快乐方程式”暴雷翻车等案例在先,为了消除加盟商的顾虑,摆脱“割韭菜”嫌疑,加速门店扩张,各品牌的加盟策略简直“玩出花来”。

其中,古茗宣布2023年,计划新增门店超过3000家,总门店数突破一万。

为此,从去年开始,古茗就推出两个策略来实现加盟门店扩张:一是加盟费用延期一年支付,二是一年内因非特殊原因闭店的加盟商将被退还近10万费用。

意思就是,加盟商可以先开店不付加盟费,要是一年内店铺倒闭了还退还10万费用。

这种条件下,让本就以“开一家奶茶店”为创业目标的年轻人们,蠢蠢欲动。

同样,沪上阿姨也是宣布今年要新增门店3000家,年底突破8000家。为此去年9月开始,沪上阿姨就推动实行“加盟费分期付款”。

书亦烧仙草虽然没有公布门店计划,但是今年2月份,收购了新中式奶茶霓裳茶舞,以此弥补其在上海市场和新中式茶饮的空缺。

至于茶百道,目标也是在今年突破万家门店。在城市档位政策优惠、大KA客户政策优惠、点位政策优惠三方面对加盟商上进行补贴。

现在,在茶百道融资10亿之后,究竟哪家才能成为第二个万店品牌,更加难以猜测。

2.顶流难造、内驱力难寻

从蜜雪冰城23000家门店数量来看,加盟自然是拓店速度最快的轻资产经营模式。

实际上,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2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在门店数量排名前30的新茶饮品牌中,只有奈雪和茶颜悦色没开放加盟,其余28家都先后开放加盟,喜茶也不例外。

但要真正成为行业霸主、顶流,仅仅依靠门店数量这一个指标,还远远不够。

如今,新茶饮玩家们,门店之外,什么都“卷”。

产品方面,但凡有一个爆款,各大玩家争相推出相关新品。芋泥、牛油果、柠檬、豆乳、茉莉,一种材料百种做法,主打的就是一个“人有我更有”。

营销方面,为了增加奶茶的社交属性,便于消费者形成新的社交货币,各种“联名IP”一顿乱炖,梦华录、WPS等等,各大热门CP都被炒了一个遍。

图源:百度资讯

供应链方面,都在往上游布局,包括原材料销售业务。

毕竟有“雪王”靠供应链赚钱的榜样在前,加上食品安全监管趋严,以及消费者对茶叶基底、原材料品质的追求,都让品牌们选择深入上游,自建生产基地等。

如喜茶在广西桂林槟榔芋的核心产区划定种植基地、奈雪在云南承包135亩草莓园后,也于今年开始自建草莓生产基地等。

包括此次茶百道融资,也是主要用于供应链建设。

眼看着供应链卷不动了,各玩家又开始卷下沉和海外。

战略基本原则就是,先不管是否适用自身,反正是别人有的,我也要有。喜茶下沉如此,蜜雪冰城出海亦如此。

比如说,蜜雪冰城开到了越南、印尼、澳大利亚,然而实际上,海外门店的各种成本开支还是依靠本土养着。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末,蜜雪冰城在越南累计开设249家门店,总营收为929.04万元,不光没赚到钱,还亏损32.2万元。

但是即便亏损也要在海外赚吆喝,于是中国新茶饮“组团出海”。

霸王茶姬先后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落脚;喜茶宣布开放海外城市的事业合伙人申请,包括美国、英国,以及东南亚的新加坡、泰国等。

以东南亚为起点,新茶饮们出海,可能都想成为“中国星巴克”。

然而,新茶饮品牌的内驱力究竟是什么?

新消费领域,出现过太多朝生暮死的品牌。

凭借某个出色的营销宣传一夜爆红,但因为缺乏真正内驱力,在引起消费者短暂热情过后,终被遗忘。

新茶饮领域也是如此。

3.不缺品牌,缺资本

在茶颜悦色之后,仍出现多个地方新茶饮品牌突然爆火,云南霸王茶姬、长沙柠季、广西阿嫲手作、深圳茉莉奶白等等,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出绝对爆款,带动单品迅速抢占市场。

比如说长沙柠季的柠檬茶系列,根据《2021中国柠檬茶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在2020年,全国柠檬茶专门店数量就已经超过2500家,共卖出约2.8亿杯柠檬茶,2021年中国现制柠檬茶市场消费者规模将突破3000万人次,全国柠檬茶专门店数量有望超过6000家。

这些“后浪”品牌,对于已经上市的奈雪的茶和拥有23000家门店的蜜雪冰城而言,都不算稳坐钓鱼台。

因为新茶饮赛道,只要有资本,就能立马打造一个千店、万店品牌。

图:百度股市通

奈雪的茶率先抢得“新茶饮第一股”之后,让新茶饮在资本市场现了形。

去年6月上市至今,其股价已从18.98元/股一路下跌至6.03元/股,股价跌幅近70%,市值缩水230亿港元。

经营业绩上,也是亏损不断。其2021年的营收为43亿元,净亏损45亿元,经调整净亏损1.45亿元;2022年营收42.91亿元,同比下降0.1%;经调整后净亏损4.61亿元,亏损扩大。

奈雪的茶上市后市值、业绩双降的情况下,资本对新茶饮的热度也逐渐下降。

正如前文所言,经历2021年的狂奔之后,2022年温度骤降。

甚至已经提交IPO材料的蜜雪冰城,上市之路似乎也不太顺利,即便招股书数据并不难看:2021年,蜜雪冰城实现营收103.5亿元,净利润19.1亿元。

蜜雪冰城想上市的心情可以理解,毕竟不管新茶饮们卷什么,海外也好、下沉也罢,都需要资金的投入。

目前,新茶饮各头部、中腰部品牌,均被资本瓜分完毕。

喜茶、奈雪、茶颜悦色、蜜雪冰城、古茗、书亦、沪上阿姨、霸王茶姬背后都有资本。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古茗背后的资本有红杉中国、美团龙珠、冲盈资本等;书亦烧仙草背后站的是伍壹柒基金、上海诺伟其定位、昕先资本;沪上阿姨的则是驾御资本;茶百道如今也有了兰馨亚洲。

想要赢得万店战争,资本开路才能无后顾之忧。

根据721市场定律,一个品牌或者创业公司,要达到70%的占有率才能安全,否则存量很小、增量很大,随时面临新手的威胁,瑞幸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在星巴克之后,谁也没想到中国咖啡市场还能“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而这,都是资本助推的结果。

新茶饮市场也是如此。

正如霸王茶姬联合创始人尚向民谈到拓店时所言,未来3-5年市场集中度会越来越高,茶饮连锁化率越来越高,最终市场份额前3-5名的品牌会越来越大,头部效应越来越强。只有努力保持在头部的位置,才能不被轻易甩开差距。

因此,在10-15元市场还没有出现绝对霸主之前,古茗、茶百道、书亦烧仙草、沪上阿姨、甚至茶颜悦色,都有机会。

市场规模整体是在增长的。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2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国内新茶饮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422亿增长至2021年的1003亿元。2023年,市场规模有望达1450亿元。

但怎么瓜分,还是看品牌们的资本游戏如何玩。

就比如,去年开始,企业间“互投”就成了一种新玩法。

奈雪的茶投资“乐乐茶”,茶颜悦色投资“果呀呀”,书亦烧仙草收购霓裳茶舞,至于喜茶,一路投了燕麦奶、咖啡、预调酒等多个品牌。

在新茶饮们纵横捭阖之际,谁也难以预料终局之战何时到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茶百道制度环境不断完善,境外上市回暖21小时前TOPBRAND | 叹茶观色获融资;茶百道登陆港交所;LVMH集团将举办艺术活动;雀巢任命新首席执行官3天前-华体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