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05

文|时代周报李馨婷

编辑|刘婷

近日,天眼查显示,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奶茶品牌“本宫的茶”关联公司、广州本宫餐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本宫餐饮”)被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本宫的茶创立于2015年,是由歌手胡海泉联合创始的中国风新式茶饮品牌,以“国潮好茶,本宫出品”为品牌宗旨,“用好料,才好喝”为产品理念。然而,近年来,来自本宫的茶的偷漏税、被执行等消息层出不穷。

“当时因为喜欢胡海泉选择加盟本宫的茶,干到现在,店都快倒闭了。”9月19日,张永声(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张永声加盟本宫的茶接近3年,经营压力下,他已准备与品牌解约。

像张永声一样的加盟商不在少数,口碑坍塌的明星奶茶品牌也不限于本宫的茶这一品牌。

近日,与艺人关晓彤关联的奶茶品牌天然呆,品牌关联公司成都天然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然呆餐饮”)、上海至丙品牌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30万元。

曾几何时,由明星投资的奶茶生意,吸引力十足,吸引大量加盟商。但如今,新茶饮品牌层出不穷、市场对产品竞争力与营销方式的要求越来越高,明星奶茶品牌也光环不再。

收入可观

本宫餐饮因被强制执行而备受市场关注。

本次未履行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显示,原被告确认双方签订的《单店自主经营合作合同》于2023年6月29日解除,被告本宫餐饮于2023年8月25日前分两次向原告黄某某返还使用费7万元,若未按时足额返还任一期款项,原告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7万元中未履行的款项及违约金8000元。案件流程信息显示,此前,本宫餐饮已因该案被强制执行7.8万元并被限制高消费。

这并非本宫餐饮首次被强执。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本宫餐饮于今年1月3日新增一则被执行信息,执行标的76707元。2022年11月16日,本宫餐饮也曾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55236元。

9月20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本宫的茶官方公众号所提供的加盟热线与服务热线,均显示忙音无人接听;点入加盟网站链接后,也已经无法显示品牌相关信息。

本宫的茶公众号的最后一条推文,更新时间停留在今年1月6日,这一时间正好与胡海泉方退出本宫餐饮的时间对应。

本宫餐饮成立于2015年11月,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郑权,胡海泉则曾持股本宫餐饮。

天眼查显示,2016年10月14日,胡海泉开始持有本宫餐饮20%股份,认缴金额为100万元。2017年6月20日,胡海泉退股;同日,广州江泉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江泉投资”)开始持有本宫餐饮51%的股份,成为本宫餐饮第一大股东,而胡海泉则持有江泉投资44%的股份,为江泉投资大股东与受益所有人。今年1月,江泉投资从本宫餐饮股东中退出。

如今,胡海泉抽身而去,但有加盟商仍陷于经营困境。

2018年,本宫的茶正式开放品牌加盟。结合张永声提供的信息与公开资料,刨去装修费与店铺租金,开一家本宫的茶,起步费用在30万元左右,其中包括8万~9万元的加盟费、设备费、首批物料费、装修费、管理费与保证金。张永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光是从加盟到落地,他的店就花了接近40万元。

尽管投入不小,但是加盟商的收入却并不可观。为了降低成本,张永声一个人运营店铺。但由于主要承接游客,门店收入并不稳定。暑假时月收入在5~6万元,但平时每天却只收入70~80元。“现在饮品店太多了,卷得厉害,很累却不挣钱。”他对时代周报记者感叹道。

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本宫的茶加盟商反映因为品牌产品更新迭代慢、选址不当、门店缺乏营销推广支持,导致自身经营无法回本。

本宫的茶在加盟方面收获颇丰。

据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税务局网站此前的一则处罚信息,因本宫餐饮2019年至2020年期间取得加盟费等收入未确认销售收入且未申报缴纳相关增值税和附加税费,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税务局依法对公司罚款合计91232.23元。而在处罚信息中,2019—2020年,本宫餐饮的加盟费等收入超过500万元。

加速洗牌

深陷舆论风波的不止胡海泉与本宫的茶,还有关晓彤与其关联奶茶品牌天然呆。天然呆创立初期,关晓彤多次为品牌“带货”,在社交网络上传播露出品牌标志的图片。

天然呆奶茶于2020年由天然呆餐饮公司(下称“天然呆餐饮”)创立,创立之初,关晓彤不仅担任“店长”,还参与拍海报和宣传视频。天眼查显示,天然呆餐饮公司股东为成都添好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彤梦心缘(成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彤梦心缘”),其中,彤梦心缘持股35%,而彤梦心缘的实际控制人与最终受益人均为关晓彤父亲关少曾。

9月19日,关晓彤作室发文称,此前,天然呆奶茶加盟商(温州欧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将关晓彤作为被告起诉至法院的案件,经过一审法院、二审法院审理,均判定关晓彤女士并非案件的适格被告。二审法院亦作出驳回原告对关晓彤起诉之终审裁定,相关案件执行信息与关晓彤无关联。

窄门餐眼显示,2021年,天然呆新开门店数量为185家,另据电商在线2021年报道,天然呆奶茶加盟费用为12.8万元。

然而,随着门店经营时间渐长,天然呆奶茶也诉讼纠纷频出。

天眼查显示,2021年以来,天然呆餐饮已多次因特许经营合同纠纷,被温州欧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甘肃福聚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金合土餐饮管理(江苏)有限公司等企业以及多个自然人起诉。

此外,2021年,天然呆餐饮还曾因违反相关规定发布招商等有投资回报预期的商品或者服务广告,被罚款5万元;2022年,公司又因违反《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八条,被罚款叁万元。

近年来,新茶饮市场呈快速增长趋势,主打各类细分赛道的新茶饮品牌层出不穷,依靠加盟模式快速拓店也成为新兴品牌抢占消费者的关键动作。9月20日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新茶饮委员会联合美团新餐饮研究院共同发布的《2023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8月31日在业的新茶饮门店总数约51.5万家,比2020年年底的37.8万家增长超36%。

当奶茶店随处可见,产品创新能力、迭代速度、品牌营销破圈能力,也成为各大品牌的比拼的核心要素。与各个真枪实弹进行口味与联名创新的新茶饮品牌相比,本宫的茶与天然呆或欠缺竞争力,这也体现在上述品牌的加盟数据上。

窄门餐眼显示,2021年,天然呆开店数量为185家,到了2022年,开店数量便骤降至16家。截至目前,天然呆在营门店数量仅为22家。本宫的茶情况也类似,2019——2021年,品牌开店数量分别为322家、328家与277家,然而2022年与2023年至今,品牌开店数仅为98家与24家。

随着明星效应褪去、新茶饮市场加速洗牌,曾经光环环绕的明星奶茶生意,也将回归商业本质,逐渐淡出市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华体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