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14

文|伯虎财经番茄

最近,茶饮界有多热闹?有市场消息称,至少有六家中国奶茶连锁店正在考虑海外IPO。

其中,霸王茶姬正在与美国银行和花旗合作,探讨潜在赴美IPO;茶百道、沪上阿姨、古茗也正在考虑赴港IPO,尽管品牌方回应不予置评。

扎堆排队上市背后折射出来的是什么信号?自奈雪的茶流血上市后,2年时间无人踏入港交所,“奶茶第二股”会在今年诞生吗?

01 中腰部茶饮上市为哪般?

这不是中腰部茶饮们第一次被曝上市。

2021年8月,媒体报道称古茗考虑最快于2022年在香港IPO,计划筹资3亿至5亿美元。彼时,古茗方面予以否认,表示内部没有这个消息,也没有收到上市计划。

同年,茶百道被传出计划在2022年赴港IPO的消息,随后不了了之。

2020年11月和2021年6月,沪上阿姨分别获得来自嘉御资本两次投资,且两次成交金额均为近亿元。

2021年可以说是茶饮品牌们高度敏感的一年,这一年奈雪的茶作为“奶茶第一股”成功登陆港股市场,也燃起了品牌们冲刺港美股的热情和希望。

目前茶饮行业主要有两种盈利模式,第一种是以蜜雪冰城为代表的,靠卖食材赚钱。食材和包装材料销售收入就占了总收入的80%以上,其他的包含加盟费管理、销售设备设施等收入,可以说这是蜜雪冰城独有的模式优势;第二种是以古茗为代表的靠加盟费盈利,也意味着扩店是关键,书亦烧仙草、沪上阿姨、茶百道都属于这种。

今年以来,古茗、书亦烧仙草、沪上阿姨、茶百道均明确喊出“万店”目标,并为此目标持续下沉市场。登陆资本市场,对品牌们来说可以筹集到更多资金,进一步扩大业务和实现长期发展的目标。

这次的上市潮在意料之中。过去两年,茶饮三巨头中的蜜雪冰城、喜茶多次被传出上市消息,但均已折戟,至今茶饮界都难以诞生“奶茶第二股”,为什么?

首先是盈利难点,2021年下半年,大家对喜茶、奈雪的关注度就开始下降。截至2022年12月31日止年度业绩,奈雪营收42.92亿元,同比减少0.1%;经调整净亏损4.61亿元,相当于上一年1.45亿元的3倍多。上市一年半,奈雪还在亏钱。 

从扭亏为盈,到转盈为亏,再到艰难止损,作为新茶饮“第一股”,奈雪的发展状况被认为是这个行业的“风向标”,牵动着资本市场和消费者的密切关注。

而喜茶曾经多次表态不考虑做加盟,今年年初也开始开放加盟店。同时通过下调价格的方式打入下沉市场。走高端路线的奈雪、喜茶不仅不赚钱还亏钱,只能以销量换毛利率这样的方式突围。

那中腰部茶饮们呢?可以说是卷无可卷。

由于缺乏品牌势能,同质化较为严重,品牌之间也没有明显的竞争壁垒,消费者更没有忠诚度可言。在此情况下,品牌们只能比拼规模和价格。

窄门餐眼数据显示,当前国内门店数量排名前六的品牌分别为蜜雪冰城、古茗、书亦烧仙草、沪上阿姨、茶百道和CoCo都可,营业门店数分别为24536家、7678家、6874家、6831家、6753家和4519家。

从数据上看,除蜜雪冰城遥遥领先,其他品牌规模上差距并不大,说白了背后比拼的还是资金实力。再来说价格带也相差不大,最低比如蜜雪冰城一杯5元的柠檬水,但这么低的成本也只有蜜雪冰城可以做到。

对中腰部茶饮品牌们而言,如何从众多品牌中脱颖而出,也是资本希望看到的答案。

02 供应链能力的比拼

供应链能力的比拼是关键,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

田野股份,一家为喜茶、奈雪、一点点等茶饮品牌提供果蔬制品、茶制品、植物蛋白等原料和配料的公司。

在2023年发布的一季度报告中,实现营业收入28.76亿元,同比增长12.3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156.78%。

为什么一家做原料的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了较高的增速?这除了得益于新茶饮行业市场需求的增长,还有两点也极为关键。

一个是受益于公司拓展的新业务和新市场。比如与农夫山泉合作开发了“农夫山泉+水果”系列产品;与可口可乐合作开发了“可口可乐+水果”系列产品;与蒙牛合作开发了“蒙牛+水果”系列产品等等。田野股份积极开拓了其他食品饮料、乳制品、烘焙等行业的客户。

一个是在面对原材料价格波动、运输成本上升等压力下,田野股份通过加强供应链管理、提高生产自动化程度、降低库存周转率等措施,有效控制了成本支出,并提高了生产效率和质量。

对中腰部茶饮们来说,供应链的搭建管理也极为关键。一来可有效控制原料成本,二来茶饮品牌需要搭建产品生态,从而形成产业闭环和壁垒。

比如,2022年4月,书亦烧仙草投资控股了一家长沙本地咖啡连锁品牌“DOC咖啡”,将业务品类从新式茶饮延伸到了咖啡上,彼时,DOC咖啡的门店数量只有7家,如今已突破20家。

2022年5月,书亦烧仙草又投资入股了一家上游供应链企业“徐州方德食品”,后者主要从事植脂末、植物蛋白饮料干粉和浓缩液等植物基产品的生产供应。

除此之外,书亦烧仙草还通过合资的方式与多家公司合作,来保证产品的研发、核心原材料及包材的供应。

可以看出,书亦烧仙草的投资布局基本是行业比较熟悉的路径,与其投资方绝味及其他头部茶饮品牌的操作相差无几,都是借力资本做品类的延伸和上游供应链的把控。

去年奈雪在多地也投建了专属茶园、果园和花园,并与超过250家的原材料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关系,通过投资原料产地,减少公司的原材料成本。

不论是跑马圈地还是价格厮杀,供应链建设都是重中之重,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但同时也意味着更安全的产品把控和更有力的创新。

这是区别规模与价格之外的软实力,也是对古茗们的考验。在这一块,蜜雪冰城无疑是模范生,深入供应链上游、自建仓储,确保产品低价高质的同时加盟商还有利润,进一步强化其单店的可复制性。

03 加盟模式背刺何解?

留给古茗们的难题还有一个,要实现万店规模,加盟需要提速。

但急速的扩张也带来不少加盟店管理上的问题,尤其是食品安全、人员管理以及营销宣传等关键要素。

仅2023年,沪上阿姨就曾数次被爆出卫生问题,或是被消费者协会点名食品安全检查存在问题。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沪上阿姨累计共有1700多条相关投诉。

加盟模式下,食安是一方面,而品牌与加盟商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微妙。一位河北邢台的书亦烧仙草加盟商曾在抖音上吐槽:“书亦烧仙草一年关闭了400多家门店,品牌只会让加盟商交加盟费,而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帮助,甚至可能‘拖后腿’。”

据联商网的统计,书亦2022年关店数量达400多家,以书亦巅峰时期的超7000家门店计算,书亦的闭店率超过5%。

核心原因在于双方在产品选择上有分歧,加盟商对原料有选择权,但一旦发现新品卖不好或者不好卖,就可能会选择不上新品,消费者想买也买不到,导致大部分新品都没有爆火,陷入恶性循环。

蜜雪冰城则是很好的结合了加盟模式和直营模式的优势,打磨出“品牌+供应链+加盟商”的商业模式。

对于加盟商而言,蜜雪冰城以较低的加盟费,高质低价的品牌定位、高企的知名度、完善的食材供给和加盟管理流程能够保证门店收益,确保门店存活。对于品牌方而言,成熟的供应链保证了较高的门店毛利率,以可复制的单店盈利模型实现快速扩张。

茶饮品牌要想做大规模,单纯靠直营模式较难实现。

在茶饮赛道竞争白热化的情况下,2023年加盟模式或将被越来越多品牌所采用。而品牌对于加盟商的招揽,将变得更加激烈。

茶饮上半场,奈雪的茶流血上市至今面临亏损;茶饮下半场,古茗们会一改亏损魔咒,迎来茶饮业的春天吗?答案藏在这场资本大战里。

参考来源:

1、蓝鲨消费:加盟商吐槽,一年闭店400多家,书亦烧仙草怎么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蜜雪冰城63TOPBRAND | 坚蛋运动获融资;和府捞面辟谣大幅裁员;蜜雪冰城再成立投资公司;欧舒丹出售护肤品牌艾科美22天前蜜雪冰城于海南再成立投资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元28天前-华体会官网